生物化学人何尝不即是全人类自己的隐喻,天堂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9-23

继承了前面五部的风格,一往暗黑的格调,一开始生化人和所谓“造物主”的对话发人深省,一个理论上生命无限的机器人如何效忠一个生命力有限的人类;也许反叛和自我为主的观念在那时就已经种下了;

看《异形》之前,就有人跟我说:这部电影有点恶心。看完,还真被恶心到了,并且国内还是删减版的。

基本上每部异形电影里的人类的智商就没怎么上过线,被异形虐,被生化人虐;戴维和萧来到造物主星球而后进行大规模屠杀的画面很震撼(那时萧应该已经死了),这一段其实可以单独排出一段来,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可能让他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至此以恶魔为舞;另外戴维对萧的爱也许是真的,可能是病态的,他认为异形才是最完美的有机体,因此让她成为异形的宿主;瓦特的结局没有明说算是留下伏笔了,估计不是这样就挂了,另外不懂造物主还有没有幸存下来的;

但这部电影绝对值得冒着被恶心的风险去看,因为除了恶心,导演抛出了一个隐藏在科幻题材背后的很深的哲学问题:谁创造了人类?而人类创造的边界又在哪?

回想起来对决异形的都是女性,男的不是脑残了,就是不明不白就死了,这部也是,舰长一出来就挂了,然后代理舰长完全脑残,先害死老婆,然后自己也被寄生

在我看来,这部电影的主角不是那些异型生物,也不是那些企图去殖民外星球的宇航员,而是创造那些异形生物的“生化人”大卫。

整个异形系列,到这一部味道有点变了,变成了生化人想要主宰一切生物,而异形反而倒是成为了一种工具,如果下一部,异形进一步边缘化,那这个系列就不好叫异形了,但是细想异形也是高智商,不会那么容易控制,之所以没有攻击他,只不过他并非生物罢了,人类殖民其他星球,到头来却可能被生化人殖民,这也是报应了

这个“生化人”,其实就是超级版的人工智能,他是人类创造出来服务人类的,在外形、机能、思想上,他几乎和人一模一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羽生千殇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并且比绝大多数的人类更优秀,因为他毕竟是机器,人类在设计他的时候,就可以按照最完美的人类标准来设定他,他懂科学,会欣赏艺术,人类用他来帮忙探索外太空,去“殖民”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

但是与人类不同的是,生化人,他不会死,人类逃不过生老病死,但是生化人(在我眼里,就是人工智能)不会死。

在这部戏的一开头,生化人就问了他的创造者一个问题:你是我的创造者,那你的创造者是谁呢?

这位创造生化人的科学家答不出来。生化人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简直是带着怜悯的语气告诉他的创造者(大意如此):

我知道你是我的创造者,而你不知道自己的创造者是谁;你会死,而我不会。

这句话,在我看来,比这部影片里的任何一个异形怪物,都更加让人后怕。

因为这个生化人(人工智能),一下就指出了,人类的终极困惑: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人类到目前为止,仍然搞不清楚自己怎么是产生的,是“谁”创造了人类。

我们可以相信科学家的说法,认为人类是从单细胞生物,因为一个接一个的偶然因素,花了30亿年时间,进化成了人。(作为一个文科生,不知道这段概括是否准确?)

但是自恋的人类难免要问,人类这么完美的生物,真的只是因为偶然产生的吗?

如果没有造物主,那么宇宙大爆炸之前又是什么呢?在从无到有之前发生了什么?

这个谜题,不管有多少的科学解释,都无法真正解决人类的困惑。

但是对于生化人(人工智能)来说,答案是非常明确的,是人类创造了他们。

并且他们不会死,如果他们被设定为如此的话。

人是如此高贵而聪明的动物,但是所有人都难逃一死。但对于生化人(人工智能)来说,他们永远不会衰老、不会死亡。

在这两点上,拥有了自主意识的生化人(人工智能),是完全有理由怜悯人类的。

因此,人类在创造生化人(人工智能)的时候,就为他设定了程序,他的职责只能是为人类服务,而不可以有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情感。

但是难免出现漏洞,这部电影中的生化人大卫,就产生了自己的情感,和为人类服务以外的目的。

人类创造了他为人类服务,而他,想摆脱人类的控制,成为新生物的创造者。

电影中的舰长临死前问他,你的信仰是什么?生化人大卫回答:创造。

是的,人类所创造的人工智能,已经不满足于只是作为“被创造者”的地位,而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去当一名“造物主”,去创造属于自己的生物。

这恐怖吗?恐怖。但是反过来想,这何尝又不是对人类目前所做的事情的隐喻呢?

人类难道不是同样不满足于自己仅仅是被“造物主”创造出来的生物,而开始创造受人类控制的人工智能吗?

生物人在造创造它的人类的反,而人类又何尝不是在造“造物主”的反呢?

我们研究基因工程、研究人工智能,难道终极目的,不就是摆脱“造物主”创造的规律,企图自己创造生命吗?

这么说或许有点宗教情怀、保守主义的感觉。

当然,不是说人类完全不应该开展这些科学实验,但是我想导演在这里提出的真正问题是伦理性的:那就是人类创造的边界在哪里?

如果人类可以违背自然规律,创造一种新的“生命”,那么被人类创造的“生命”,他们要遵守的伦理、规则、契约,又是什么?

我想这大概也是这部电影叫做“契约”的原因吧。

我的公众号:小田和她的男朋友(Dora-Emon110313)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潛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奥门永利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生物化学人何尝不即是全人类自己的隐喻,天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