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可逃,不死乔如果是贪图女儿未来嫁妆的岳

作者: 关于娱乐  发布:2019-10-24

80年代的人应该记得有《圣斗士》,同时引进的有一个叫《北斗神拳》的漫画,同时打架的结果是《北斗神拳》没有那么火,后来《画书大王》漫画杂志介绍日本漫画时提到这个漫画系列就是来自这个系列电影。我也看了重新出版的《北斗神拳》里面的皮夹克和朋克风格成为其鲜明特点,动画片也播出,这个电影系列我也看了,第一集是石油危机偷窃卡车石油团伙和警察报复复仇的故事,梅尔吉布森在报名前和人打架鼻子被打歪反而通过面试。第二集是导演被好莱坞看上追加5倍投资,设定为核战争后残存的生存者帮助石油部落逃脱土匪追杀阻击到达乐土的故事,皮夹克加上各种带羽毛的蒸汽朋克风格,各种诡谲的改造汽车打斗场面,让这个电影成为80年代的象征之一,成为兰博的特种士兵,阿诺德的未来机器人,之外自成派系的动作电影类型,和第一集没有情节上的联系了。到第三部就成为澳洲的国宝电影了,被继续追加为麦克斯帮助石油部落逃脱追杀后到处流浪帮助儿童冒险驾驶飞机继续逃难的故事,今天新西兰彼德 杰克逊的《指环王》就是当年《麦克斯系列》的翻版,而电影中末日小镇以猪排泄物提炼沼气,主角潜入负责清理实际为暗杀一大一小连体式畸形首领纯粹为了让儿童看起来增加喜感。末日小镇的设定据说来自当时在美国到处收购的日本土豪,所以日本风格打扮充满其中,作为80年代代表作,看了绝对不后悔。
现在说下里面提到的东西,核战争后的世界满目疮痍,麦克斯被一个不死乔的领主绑架,而这个不死乔是个控制仅存的水和农业的土豪领主,手下是一伙称为战郎的癌症辐射畸形病人,在领地周边绑架外来者抽干他们的血液来为他们失去的造血功能补充血液,麦克斯也是受害者,这个不死乔的世界充满末日式巨大机械,完全是苏联傻大黑粗风格,而最奇特的是手下独臂女将军狂怒姬运输的是几个奶牛那样的奶妈生产的装人奶油罐车,拿去和附近的部落领主交换燃料油,朋克风格的电影就是喜欢这类让卫道士呕血的设定产生让人哭笑不得效果。巨大的人奶罐车后面连接的小油罐车是燃料的可以从后面脱离爆炸的情节看出来。不死乔的人叫人奶交易为可乐贸易。女将军狂怒姬离开后,畸形侏儒儿子发现她调头去另外方向,不死乔马上经过食物农场,打开大的夸张的保险柜门,进入后宫,发现他的几个老婆留下不希望儿子做军阀的文字逃走了,然后才发动手下追回诸老婆,而麦克斯正好被人抽血治疗,被极具喜感的捆绑在汽车头前抽血开车参与追击,女将军狂怒姬进入其他人地盘被刺猬那样的汽车追击,麦克斯正好赶来打退他们,自己也遇到沙尘暴雨雷击汽车被毁,麦克斯逃出被抽血的束缚,发现诸老婆在使用汽车的塑料大水箱洗澡,并使用液压剪,清理下体的贞操带,这个设备是中世纪十字军时代出现的,专门用来束缚在女人下半身体,有对外的尖刺抵御偷情者的进入,同时不影响排泄,丈夫负责带走钥匙,当然有些故事说钥匙工匠会被国王收买,暗中增加备用钥匙专门来偷情,如果这些维多利亚的秘密模特表演的老婆是每天住在保险柜为门口的密室里面还加上这个,可以看出束缚程度有多大,麦克斯得知她们要逃去叫绿地的地方后自己汽车被摧毁不得不也去看看。
在约定的地点,接应的摩托车土匪原来就打算劫财杀人了事。不死乔的弟弟对不死乔为了老婆这类财物就把自己领地全部汽车调来追捕不满,其中怀孕的老婆在追捕中掉下车死亡后打算剖腹取出胎儿,结果不死乔发现在正常的,和领地其他不健康需要杀人反复抽血输血的人完全不同了,而不死乔的大儿子也感叹失去了健康的弟弟,这部分设定极其冷血。《北斗神拳》漫画有个情节是一个满身肉团让人恶心的领主打算赏赐手下立大功的大将军几个大美女,结果大将,只需要美女的首饰来给自己心爱的才几岁小女儿,压根没有把美女当成和自己相同等级的人,只不过是物品和会说话的牲口,如果和自己等级相同,才能被当作人,同类来看待,不死乔被处理刻画的极其冷血,而且不合情理,最起码不死乔应该把老婆生的孩子作为未来和附近领主通婚的绝佳抢手婚姻对象,类似欧洲哈布斯堡家族号称在婚床上夺取土地人口的成吉思汗征服者,那样才符合人性,和关心的法理统治依据。
总之不死乔过于苍白冷血,如果是那个怀孕老婆真实世界的男朋友就是《速度与激情7》的大反派杰森斯坦森来扮演的类似贵族贪未来女儿嫁妆老爸都比现在这个设定丰满现实,这不能不说是这个电影的败笔。
最后诸老婆到了绿地,一个母系氏族世界,女将军狂怒姬回到自己的家,发现那里无法种植任何作物,只能杀回马枪,杀死不死乔。夺取这个世界最后的农场。不死乔一个在混乱世界成功建立复活世界秩序的不错丈夫,关心孩子未来的父亲,地区秩序和恢复者被杀死后尸体被践踏,这设计让人别扭

     面临生死困境,应该另寻出路,还是绝地求生?

     狂怒姬开着油罐车,飞沙走石狂奔在救赎之路,曾经的家园"绿地"像个彼岸的所在,召唤着她。然而当她失去子弹、失去鲜血、失去了拯救的同伴,被掠夺者的机械弩刺穿了脾脏,千疮百孔回到绿地,被满目黄沙惊呆了,原来朝思暮想的绿洲被沙漠吞噬,像发现梦寐以求的愿景只不过是海市蜃楼,每靠近一步就消失一点,救赎之路的尽头是无可救赎。镜头里的狂怒姬跪地仰天长啸,满目疮痍的画风似乎终止了想象力,生命在末世大地上奄奄一息。

     绿洲到底在哪里?在狂怒姬逃离的炼狱之地。那么是在盐碱地上等死,还是杀回去做绿洲的主人。影片映射的生存难题,何止在末世!现世安稳的如今也时有发生,只不过以温柔的样子难以察觉罢了。在麦克斯的劝说下,狂怒姬冲出重围,杀气腾腾干掉了不死乔,回到那个生不如死的地方夺回了命运。于是,影片的最后出现了本文开篇的那句话。观众惶然,原来所谓救赎,所谓向死而生,除了意志、信念、勇气外,还需要面对难以面对的东西,需要改变自己。

      这恐怕是70岁的乔治•米勒想要讲的,然而当这一切顶着废土科幻、披着氮气朋克,举着重金属颓废的喇叭、踩着V8气缸的油门,从排气管燃烧的火焰和浓烟里涌出,冷兵器和机枪几乎成了画面的主角,看着镜头内外荷尔蒙和肾上腺激素齐飞,原始的冲动的不羁的从头至尾刹不住,你可能会难以相信导演已近古稀之年,因为这里没有暮气、没有淡然、没有余地,没有一丝后路。杀与不杀都是勇往直前的。

     《疯狂的麦克斯四:狂暴之路》是麦克斯系列的第四部,却像个出生的婴儿般元气充盈,讲述人类遭遇核战后,在资源枯竭、兽性横行的未来世界里反抗的故事。老辣的导演乔治•米勒放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物,一个是为了找寻与救赎,在逃亡路上的狂怒姬,一个是无法伸张正义、背负愧疚的警察麦克斯。狂怒姬少时被俘虏,培养成一个掠夺机器,受制于首领不死乔。整日开着油罐车与部落汽油镇做交易。她是为数不多的没有被彻底奴役的人,也因为心存正义一直伺机逃离,出逃时还拯救了几位沦为生育机器的少女。

      与心怀希望的狂怒姬不同,麦克斯时常会被自己没有保护好的逝去的亡灵追逐着,他开篇的自白说:“世界陨落之时,每个人都支离破碎,很难分辨谁更疯狂。我逃离活人,也逃离亡魂,被秃鹫捕猎,被我辜负的冤魂纠缠”。每当这些灵魂闯入麦克斯的记忆区,镜头的闪回把麦克斯拽入万丈深渊,画面呈现出一种麻醉中枢神经的体验,上一帧打了一剂全麻,下一帧又拉回现实。他在活人与死人的怨念中度日,已经拒绝心存幻想和希望,拒绝与人相识,只为不再亏欠他人带着谴责度日。他对狂怒姬说不要有希望,当希望不解决问题时,你会变成疯子。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因尚存良知而活得艰辛。

      如此诗意的警世恒言,像一冽清泉,当被土腥味儿呛得不行的时候清洗了观众的喉咙。片中高饱和度的色彩点燃情绪,穷追不舍的飙车和火拼马力十足,肆意弥漫的汽油味儿,让人兴奋不已。当控制着石油和水的不死乔发动战争男孩驾着拼装机车,躁动无比地出发时,画面里只有麦克斯和狂怒姬厌倦的表情。想要不被奴役,就得挣脱。在逃亡的路上,理查兹•塞隆和汤姆•哈迪都呈现出极为冷静毫不炫技的表演,拔枪、跳车、举刀等动作不张扬不多余,眼神不含情不传情,完全不想为生死之外的闲事浪费时间,极为精准的表演和语气,传递与这个世界一刀两断的决心。偶尔从韵律近似十四行诗的台词里,听得到苦难与挣扎。

      这样的挣扎连同欲望一道,发动着张牙舞爪的战车,在黄沙漫天的澳大利亚腹地狂奔,风蚀地貌作为天然的道具一同出演。这里有比别处更慢的物种进化,一种更为原始的驱动力,是人类文明轰塌回到混沌那赤裸裸的占有欲。这占有欲伴着刺耳的轰油声和枪械声,一路喷薄,一路燃烧,在暗橙色的土地上,风卷残云一路燃到沸点。狂轰滥炸的后现代场景中,只有塞隆和哈迪像个人一样的存在,眼神冷到冰点。

      这是一部寓言,用华丽的未来苍茫感迷惑视听,用极端的杀戮含沙射影生物链的法则,每个人都在劫难逃。

-------------------------------------------------------------------------------------------------------------------------------                                  
                         个人原创影评公众号 爱看  微信号:aikanai
                  电影打开了一扇窗, 我们看见了生活,也看见了自己。
                       原创电影评论,独立电影推荐。
                     和你一起聊聊那些属于你的笑点、泪点和心塞...

本文由奥门永利网站发布于关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无处可逃,不死乔如果是贪图女儿未来嫁妆的岳

关键词:

上一篇:活下来的和逝去的,忠马八公
下一篇:没有了